自从结束印度羽毛球超级联赛(PBL)后,我们从印度回到英国。我在康复室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并发表了这篇博客文。你可能还记得我们对争取清奈扣杀者的荣耀感到非常兴奋。这是我们期待了很久的一件事。这次赛事进展还算蛮顺利,可是在我们比赛的第三场中发生了意外。我在决胜赛时,绊到克里斯的脚,伴随一声巨响,我摔在地上。我记得我尝试在网前切球,不过克里斯却比我想象的更为接近。英国医生的官方诊断为 – 韧带损伤和骨头受伤。显然,这不是我们对今年的新出发所设想的!

不过,在印度一游的开心事还是有很多。在PBL中参赛的经历令人惊叹。在一个大型团队中出游拥有独特的乐趣。在我们外出的那几个星期,我们都开怀大笑、享受旅程。接着,轮到我们代表团队发挥表现时,我们就在球场上全力以赴。联赛的强度甚至让你能与你的搭档产生一种深厚友谊,留下一辈子的美好回忆。我还要补充一点的是,印度的美食是无与伦比的,而有机会环游印度并体验之前没有拜访过的国家真是我们绝对的荣幸。

因此,我们回来了,我试图让伤势恢复,而克里斯成为我尽责的居家丈夫。尽管我的脚踝还是很疼痛,但奇异的是,克里斯似乎更为辛苦。他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有很长的训练,总共有8至10星期,他面临的挑战显然是需要保持精神坚定。他需要维持动力,因此我总是在替补席上做些事来为他加油打气。这并不是说他可以直接和另一个搭档配合,让他保持战斗力。新的比赛结构意味着只有列入排位的搭档才能参与某些比赛,所以这将绝对不会是一个选项。

相反,我们正试图充分应用这个突然临至的空闲期。当处在参赛的旅程时,我不能描述我们有多渴望家居的舒适,期待可以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去逛超市或者去电影院看戏。但是,这并不是我们刻意选择的休闲时间,不过因此我们还是尽可能地享受它。此刻,我们原本是应该准备出发去印尼和印度,明显的是基于这个原因,一切都不可能发生。每个人都不断告诉我尽情在家享受休闲,不过我已经有些心痒痒的感觉,我应该回到征途,到一些遥远的国家,站在属于我的球场上战斗。这是一个受伤运动员的严峻现实。这是一种令人沮丧的压抑感,加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其他人努力训练,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无奈和渴望。

就康复而言,这是日复一日休养的等待。我以前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势,尽管这一切都很严峻,我知道我正处于我所需的地方 – 我有一个杰出的团队,帮助我完成这个疗程。这是让我感到非常积极正面的事情。我全身心地投入,我几乎每天都很期待这一点一滴的进展。我们非常幸运能够与一些非常棒的人一起合作,他们协助让我焕然一新。他们在这方面是绝对的专业,我享受与所有协助我达到这一步的团队合作。他们帮助我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力量,练习大量的核心动作,并进行大量的平稳练习。平衡板已经成为我最好的新朋友。我清楚知道有些时候会感觉前方道路似乎完全崩溃,但心理上我已准备好应付我们所处的状况。我们的团队一直协助我保持乐观,并让我对即将面临的事情保持积极心态。我知道我具有相应的应变能力、技术和幽默面对这一切。

谈到接下来的一些计划,我们暂时还没有做出任何回归赛场的议程表。是的,我们清楚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返回赛场,但是现在我们会保持低调。我所知道的是,这脚踝的伤势不会对我们夏天的计划造成影响。新的赛程、新的赞助合同、更多的奖金和更多的锦标赛,这是一个未知的一年。有很多的变化。三月份的全英赛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大的目标,四月份的英联邦运动会、欧洲羽毛球锦标赛、当然还有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亦是如此。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 – 这几个月将会是列入史诗的时刻。我们拥有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重要时刻和一些相当肯定人生的时刻。事情很少按照期望的方式运行,我们相信2018年也不例外。 来吧!

满满的爱,

加布里